北京冬奥会_冬奥会直播_2022冬奥会

北京冬奥会

欢迎访问2022冬奥会新闻网 今天是:

首页  /  耕读冬奥会  /  正文

红色的海洋

我是偌大海洋里的微小生物,凭借着红色的浪花自由徜徉。

我手握鲜艳如血的红旗,左胸口上是金、红两色的中国国徽,我独自漫步在红色的海洋,过去或者前路,是红色的归途和方向。

我站在原地,看着浪花过后,映照在海水里的红色记忆。

那是1921年中国共产党的建立,兴业路76号:一方小小的屋子,和饱含热望的同志;那是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,北京天安门:数十万军民,和热烈混合着泪水的呐喊;那是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,北京京西宾馆:一张张政治方桌,和拨开云雾的谨慎讨论;2012年,我们带着对未来的期待和热爱,手拉手,走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。

我用我被红色海水浸染过的眼眸,抚过它们,然后投入到,支撑着它们的细细泥沙里去。我想,那里,有更深层、更热烈、更叫人心动的“红色”。

我看到了,在一间用白纸裱糊过的囚室里,一个穿着粗布破衫的男人,他站在那里,抬头看着对天空开了个洞的窗子,那外面,是明媚耀眼的阳光,他的脸上一会儿微笑,一会儿严肃,目光清明而坚定。

过了一会儿,他睡着了。

在他的脚边,靠着墙缝的地方,开出一朵半是枯萎、半是娇嫩的花儿来。风一吹,它上下点头,是在热诚的敬礼,风一过,它左右摇摆,是在提劲儿唱着革命之歌。男人再没有醒来,海水里传来一阵悠扬,是方志敏的《可爱的中国》。

红色的海浪打过,与更深沉的红相互交融,然后汇聚去另一个方向。那段布满硝烟的岁月里,有过这样一段坚毅又柔软的故事。

湛蓝纯净的天空之下,是一片望不到边际的荒野,一群石油工人正咬牙着、用肩抗、用手拉着,费力3天3夜,将38米高、22吨重的井架矗立在荒原之上。自此,中国的大庆油田的第一口生产井,在王进喜带领工人喊着“宁可少活二十年,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”的声响中完美竣工。1960年,北京的公共汽车车顶上的“大气包”消失了,中国有了石油,不再用费力不讨好的煤气包了。

国家前进的路上啊,总不会缺少那些与国家、与人民相较,把自己的生命比作泥沙的人,他们用意志,硬生生地将自己的血肉之躯比作钢筋水泥,用信仰将自己的儿女情长化作细雨微风,洒向中国963.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。

他们每一个人,都是这红色海洋里的一滴,跨越时间、跨越空间、跨越阶层、跨越平庸,快乐而热情的在这里相会,唱着国歌,手舞足蹈的开怀大笑……

我要和老百姓们一起,快乐的摘下有着国徽图案的军绿色的帽子,相互间笑着、闹着,那种肃穆感的帽子之下,都是些青春逗趣的青年。

夕阳西下,

我们重新戴上帽子,

我们把命,交给国家了……

浪声缓缓的在耳边回响,它从我的身后涌过来,包裹住我的全身,然后裹挟着我朝着前途奔去……红色的海洋啊,你浩瀚的内里,到底包裹了多少颗火红的心呐!

作者:张露艺



最新新闻

版权所有 ©2022冬奥会 党委宣传部    
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太平门直街27号 邮编:3100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