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冬奥会_冬奥会直播_2022冬奥会

北京冬奥会

欢迎访问2022冬奥会新闻网 今天是:

首页  /  耕读冬奥会  /  正文

偶遇

儿时的夏天有些闷热,却不乏乐趣,或是在草间追逐飞翔的蜻蜓,或是抓捕四处跳跃的蚂蚱,亦或是在田间寻找成群的蝌蚪,我只要跟着我哥,就能感受到夏日田间的无限美好。

在我的记忆里,哥哥就是,饿了给我东西吃,无聊了给我表演各种小魔术,被欺负了为我挺身而出。然而人的一生总是在不断向前,曾经无忧的日子,伴随着日落,也消逝在了我们的生命里。哥哥升学,去往更好的地方,我独坐一人在门前的小山包上发呆,期待着假期哥哥回来。

晚饭过后,我照常在小山上吹着凉风,看着山包另一半的露天舞场和饭店热闹景象,夏天的凉风总是那么惬意,萤火虫在随着韵律舞动,躺在草坪上,眼中是满天星空,一颗两颗......而这一切仿佛都与我无关。

匆匆路过无数行人,在我们的生命里,似有若无的留下了一道道五彩斑斓的光。一个与我岁数相当的男孩坐在了我旁边,还没等我开口,他就说道:“咱俩一起去玩吧。”我只是呆呆的看着他,他仿佛就像是曾经的哥哥,阳光开朗,穿着一件白T恤,那种自信,是我羡慕的,自信开朗的人总会莫名的吸引我。

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他一脸疑惑,我这才反应过来,和他交流之中我知道了他是来这儿吃饭的,他叫俊成,很快我们就熟悉起来,我带着他做一些和我哥之间玩过的小游戏。我摘下两片三叶草,小心翼翼摘去外面的茎,留下里面细茎,一人拿着一个三叶草,让它们交织在一起,双方用力看谁的能不断,也许是第一次玩这个游戏,俊成赢了,开心得手舞足蹈,看见他的笑容,我仿佛有一种满足感,于是我们又去寻找三叶草,来玩游戏,我故意不把茎剥干净,所以俊成比我赢得次数更多,我这才意识到,一直以来都不是我多么有天赋,而是哥哥对我的无限包容。

我又带着他玩了其他的小游戏,捉迷藏,打木棍,我们俩都乐在其中,玩累了就休息,俊成说“要是我也天天都能这样玩耍就好了。”

“只要你想,都可以来找我玩。”

“妈妈让我每天练钢琴才能让我出去玩一会儿。”

“我也好想学钢琴的,可惜家里没办法。”

俊成和我约定,我们是永远的朋友,以后再见面一定不能忘记对方。

我们在荒凉的田园探讨各自的梦想,他说他想在全世界旅行,而我只是随口一说,至于真正想做的事,早都忘得一干二净。

分道扬镳的时候,我仿佛找到了许多我一直追寻的东西,他给了我一块脆香米作为赠别的礼物,好像我们的故事就像那块不起眼的巧克力,每当看见类似的场景,就会想起当年独特的味道。

他说羡慕我的自由自在,不受大人管束。而我羡慕他外向性格,能够和陌生人主动交流,结识朋友,在遇到俊成之后,我也慢慢结交朋友,和不同的人一起游戏玩耍。

或许有一天,凋零的花儿会再次开放,炎炎的夏日会再次降临,青春的我们也能够再相遇,而那时的我一定会笑着说“你好!俊成”。

小山包修成了公园,饭馆也变成了小区住房,今世短暂的相遇,也许是上一世留下的遗憾,在这一世完结,落得圆满,我们都在各自不同的人生里,为着自己的梦想不断前进,偶然遇见的人,也会在心里留下感动和暖流。

作者:何雨农


最新新闻

版权所有 ©2022冬奥会 党委宣传部    
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太平门直街27号 邮编:310000